沉默寡言的睿智青年【个鬼

[新开兄弟]悠人与兔吉

哦哦哦哦哦哦亲爱的你真是我的小天使!不行我得转转!!说不定这是最后的糖了【喂】

甜甜圈:

悠隼亲情向(自认为)。


含山坂成分。


荒北篇的牛奶真的太可惜了!


给 @能量棒 的零嘴。


 


悠人与兔吉


 


这是悠人和兔吉一起生活的第四天。


早上起床洗漱后,悠人和往常一样准备去厨房料理早餐。


“……”


穿过客厅时,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。


又是这样。


新开带回来的那只棕色的兔子,今天也一早就蹲在了门廊的地方。


悠人知道,它是在等新开回来。


新开三年级毕业到自己进入箱学之间的一个月,这只兔子被寄养在了悠人这里。


虽然这也是新开的家,不过高中毕业后的狂欢是必不可少的,估计他这会还不知道和那群前三年生在哪翻山越岭呢。


悠人默默的走了过去,蹲下身想把它抓回它的窝——客厅角落的一个小木屋。不过显然兔子并不愿意配合。它敏捷的向左一跳,继续以头朝着门的方向蹲了下来。


“……”


是叫兔吉吧,这家伙。


“今天也不会回来的,哥哥他。”


兔吉一动不动。


“……反正你也听不懂吧。”


悠人耸耸肩,任命的把它的那份早餐端了过来。


既不擅长与人交流,也不擅长与动物交流,和自来熟的哥哥完全相反,这就是身为弟弟的新开悠人。


没人见过他生气,也没人见过他高兴,到底是喜怒不形于色,还是天生就情感淡薄,也没有人知道。


毕竟,悠人没有什么比较亲近的朋友。


门铃突然响了起来。


悠人在心里很不情愿的追加了一句,之前是没有的。


当然,现在这个他还宁愿没有。


哥哥有钥匙,所以这个时间来造访的人只有一个。


看到猛的站了起来的兔吉,悠人有些同情它。


“不是你要等的人啦。”


打开门,穿着一身清爽休闲服的真波正笑眯眯的朝自己挥着手。


“早上好,悠人!”


“前辈也是。”


兔吉在看清了来者的同时,迅速的跑回了自己的窝。


“唉~很不待见我啊,这家伙。”


“……误会吧。”


草食动物会躲避肉食动物,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。


“但是明明上次我带坂道君一起来的时候,它好像相当的喜欢坂道君的呢。”


悠人在心中敲响了警钟。


小野田坂道,和真波同级的总北climber。关于他的厉害传闻有很多,不过本人却是个与传闻不符的萌系角色。


可惜被真波独占了。


真波和小野田那点事,去箱学自行车部稍微打听下就能知道的八九不离十,似乎始作俑者本人并没有刻意要隐瞒的样子。


所以作为箱学未来一年生中内定的climber,悠人当然也听说过。


顺带一提,真波最近频繁的过来也是因为新开拜托了他给悠人补课。


悠人有些头疼。恐怕新开根本不明白,自己找来帮忙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后辈吧。


“真波前辈,兔吉它只是一只兔子……”


“在说什么啊悠人。”真波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“我对兔子肉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那么,快点开始今天的补习吧。之后我还要和坂道君一起去爬坡呢!”


 


两小时后。


“……这样一来,这本书就算讲完了。学的真快啊,悠人。”


“嗯。”


“那么开学以后你就可以放心大胆的翘课去爬坡啦!”


真波高兴的说。


“我可没有这样打算呢,前辈。”


“哦,是吗?说起来,新开前辈还没有回来啊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呜啊,东堂前辈也真是的,又带着大家去哪里搞派对了吗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一个人看家很辛苦吧,悠人?”


“还好。”


“要我帮忙吗?”


悠人愣了一下。


“不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……”


“我不是说这个啦。”真波开始无所事事的盘弄起他的呆毛,“我是说,要不要我帮忙把新开前辈叫回来?让弟弟一个人在家这么多天,前辈这个哥哥还真是不负责任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否认的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。


虽然不想承认,悠人也觉得,自己说不定是有点赞同真波的。


每次看见蹲在门廊处的兔吉时,他都忍不住会想,如果自己打电话告诉新开兔吉一直在等他,新开一定会回来的吧。


但是他没有这么做。


也许内心深处,他并不希望哥哥回来的原因,仅仅是兔吉。


就算是悠人,偶尔也是会有一点小小的私心的。


“……前辈,打算怎么做呢。”


“你马上就会知道了~”


 


真波挂上电话后,又向悠人要了纸和笔。


“帮忙就一定要帮到底嘛!”


“……”


虽然他本人是这么说的,但悠人认为那只是单纯的因为他自己乐在其中而已。


刚刚的电话也是。


不过悠人什么都没说。


“……完成!给,悠人。这个在新开前辈回来的时后读给他听,你们之间的关系一定会'咻——'的好转的!”


悠人顶着一头点点点的对话框从神采飞扬的真波手里接过了那张纸。


“……这个,真的有用吗。”


“别这么说啦,每次我对坂道君这么说,都非常的有效呢!”


“……”


因为那是小野田前辈吧。


“那么我先走啦!”


“……前辈再见。”


所以话说回来,这个真的不是情书吗?


 


新开罕见的带着些焦急的推开了门。


半小时前,真波打电话来说悠人因为和自己比赛爬坡输了而“难过得哭起来了”,新开就立刻赶了回来。


虽然他是很怀疑这两人怎么补课补到自行车上面去了,不过一听说悠人哭了,新开立刻混乱得完全没法冷静思考了。


“悠人!”


然而一进门,他就看见了悠人正蹲在兔吉的窝前漫不经心的喂它。


完全看不出来刚刚哭过了。


“……那个,悠人?”


“哥哥回来了吗。”


悠人慢吞吞的站了起来,转过身面对着新开:“哥哥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
悠人这么严肃的态度,新开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
难道和他当年一样,已经不打算骑自行车了吗!


“那个,悠人,你要想清楚,一次失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……”


“不是这个。而且,真波前辈的话,哥哥也没有必要全听。”


这么说着,悠人默默的从身后拿出一张纸,开始以他一贯的棒读语气念了起来。


新开开始还有点惊讶,不过越听到后来,他越觉得不对劲。


这种轻浮的说话方式和像表白一样的内容……


“……悠人……你读的这个,该不会是真波写的吧?”


“是。”悠人倒是一点隐瞒的打算都没有,“但是,这些话也是我想对哥哥说的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因为不说出来的话,哥哥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的吧。哥哥,一直都是这样呢。”


“……悠人是觉得,我是个笨蛋吗?”


“难道不是吗。”


新开大受打击。


“拿了我的牛奶,放回去时又不记得把便签贴回去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趁我午睡的时候到我房间里拿魔法少女的漫画书,还回来时又不记得按照单行本的卷数排列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还有,每次拿走我的能量棒,重新买的都是香蕉味的。哥哥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的是原味吧。”


“我是想向悠人推荐一下香蕉味……”


新开有些底气不足的辩解道。


“哥哥,总是这样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明明是兄弟,为什么不能明白呢。”


悠人低下头看着边盯着新开边嚼着菜叶的兔吉,缓缓道,“我和兔吉一样,都希望能更多的和哥哥待在一起。”


“悠人……”


“不同岁也好,不同学校也好,sprinter和climber也好,我还是希望能更多的和哥哥一起骑行,能更多的和哥哥在一张桌子前用餐,能更多的和哥哥生活在同一屋檐下,这么说的话,哥哥明白了吗。”


“……悠人,你是在撒娇吗?”


悠人顿了顿,以他一成不变的棒读语气慢吞吞道:“如果哥哥这么认为的话,那就是吧。”


新开突然觉得,自己这个弟弟,说不定比他一直以来所认为的,都要好相处得多。


“明天,和我一起去吧?东堂家的温泉旅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之后再一起骑车怎么样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会叫东堂给我们安排一个双人间的。”


“嗯!”


而且,比他一直以来所认为的,都要可爱得多。




END

评论(1)
热度(84)
  1. Cyrus_C桑甜甜圈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病原体 | Powered by LOFTER